菜单导航

机器人或将分羹口罩百亿市场

作者: 凯撒食品包装机械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01日 18:01:40

2020年2月23日,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他强调,疫情对产业发展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一些传统行业受冲击较大,而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展现出强大成长潜力。要以此为契机,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习主席说。

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制造企业,如何把握机遇?这个课题首先被放在了口罩生产的智能化提升上,尽管目前很多口罩生产厂商正疲于应付突然暴涨的需求,并未沉下心思升级设备,但疫情的“后遗症”或许会为机器人的进入打开一个缺口。

“口罩生产还是以半自动化为主”

“一罩难求”愈发严峻之后,在政府的主导下,各企业迅速行动起来:手工缝制口罩、用缝纫机缝制口罩、汽车流水线改造生产口罩等。

有媒体报道,内蒙古鄂尔多斯集团,在没有口罩生产线的情况下,调用几十名熟练的机缝工一个个地生产,并把生产出来的防护口罩、防护服交给防控指挥部消毒、调配。

比这种因为“赶鸭子上架”而被迫采用原始生产方式更高级一点的是,拥有口罩生产线的传统口罩厂商,而口罩生产线又分为半自动化产线和全自动化产线。

有业内人士表示,口罩行业此前的自动化水平其实不高,不要说全自动化口罩机,其实很多口罩厂之前用的都是半自动化的设备,裁片和焊耳带都是分开的,基本上靠人工来串联,即使用自动化口罩机,也是人工在后面收集口罩,然后再进行包装,有的是用整包机包装,有的是直接买成品的袋子往里套。

“口罩行业有完整的自动化解决方案,但我们为业内集成商制定口罩机运控方案的时候发现,他们的生产能力参差不齐,半自动设备的产能也有较大差异。”众为兴市场总监王亮说。

一位口罩生产企业负责人表示,他的工厂是半自动化机器作业,口罩生产线共两组,每天能生产15万只口罩。 而全自动生产从无纺布进布口开始,多层叠加、压实、分拣、口罩上袋、贴标,最后成品输出,大概是1秒1个口罩,或者2秒3个口罩。

目前最为紧缺的N95口罩,因为其材质柔软,又是半圆形结构,很难实现全自动的上下料搬运。普通医用口罩或是防护服,也大量采用各种无纺布材质,透气、柔软的特性,使得自动化分层、搬运成为行业难点,也制约了生产设备的自动化水平。

疫情下被放大的人工问题

限制口罩生产产能的因素除了设备之外,还有人工,而人工这一限制因素在疫情的催化下被放大。

事实上,跟3C行业组装产线相比较,口罩生产线的人工算是比较少的,如果不是疫情,大家可能不会意识到人工的制约因素如此之大。

据悉,朝美日化以3倍工资请员工返厂,仅除夕当日休息半天,工人平均的休息时间最多只有4个小时;而在正月初二复工的仙桃汉克防护用品公司以五倍工资劝当地工人回厂,劝工人上班,还需要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对厂区进行消毒、让工人穿上防护服。

前段时间,即便是提高工资,还是缺人。“为防控疫情需要隔离,很多回村的工人都出不来,出来的到工厂又进不去,大大影响了产线效率。”有口罩生产厂商吐槽。

此前,36氪发表了一篇名为《一个口罩厂商的自述:一直在想办法挺下去》的文章,文章中,中环力诺创始人龚兴录提到,“我们合作的工厂用的都是次先进的机器,工人需求量很大。一天生产200万片医用平面口罩和6万个KN95折叠口罩,大概需要500多个工人。”

龚兴录还提到,一次性平面口罩对工人需求不大,只要设好机器,一下子就出来了,直接打包就OK了。KN95是折叠的,要求密合性,鼻梁条和里边的鼻梁垫都需要人粘上去。 在人员紧缺的情况下,党员干部、餐饮员工、二胎宝妈、休假白领等都不得不进入了口罩生产车间。

“现在口罩急缺,口罩厂需要包装工,我们义不容辞顶上!”1月29日,金华市金东区孝顺镇的金华美鑫防护用品有限公司车间里,45岁的党员志愿者庄志洪对采访他的记者说。在他所在的车间,还有10多位志愿者也在争分夺秒赶工。

业内人士提出,目前口罩产线提高效率的方式,就是增加流水线机器,机器越多,生产越快,一个车间只需要几个工人就可以看住了。

目前全自动化的口罩产线还是需要部分人工,主要是后段包装部分,分组进行小包装,然后多个小包装入大箱,准备运输,而这部分人工其实都可以用机器人替代。

机器人在口罩产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