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订单已经排到了五月份,纺织车间却只有机器没

作者: 凯撒食品包装机械 发布时间: 2021年03月26日 06:21:46

  每年节前,在我国的制造业基地长三角和珠三角,由于工人提前回家过年、选择返乡就业或跳槽等原因,企业都会经历一波季节性的用工紧张。

  与往年相比,今年节前的用工紧张情况出现了哪些新变化?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浙江:招工难,机器“睡大觉”车间变仓库

  在浙江绍兴一家纺织服装加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订单已经排到了五月份,马上就要到春节了,为了不耽误交货,近期一直在组织工人赶工。但是就在隔壁车间,记者却发现只有机器没有工人。

  浙江绍兴某服装加工厂厂长竹丽:近期员工招不到,现在就把500台机器都停了。给员工的工资也都在5000元-8000元左右。

  因为招不到工,机器只能“睡大觉”。原本应该是繁忙赶工的车间,只能变成了落满灰尘的仓库。

  浙江绍兴某服装加工厂厂长竹丽:有点着急,有点可惜,都变仓库了,设备也闲着没用。工人难招,特别是年纪轻一点的,很难招。

  在珠三角,一些制造企业的员工更是只能拖到年后才能休假。深圳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培训员张克松:有两个培训员,一个年后休假,一个年前休假。

  缺人,还可以通过轮休来保证生产。最让企业头痛的是,春节返乡后很多工人就不再回来了。

  深圳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总监曹世良:回去过年了,再能回来的工人大概80%左右。为了留住工人,不少企业只能靠提高工人待遇。浙江雅士林智能家居有限公司董事长范博源:每一年春节前,都给员工找好大巴送他们回去,过完年又到员工家乡去接他们,他们每月的工资有6000元-7000元。

  范博源告诉记者,近五年来,服装加工物料成本上涨大概在10%左右,但是人工成本的涨幅则达到了35%。范博源开始扩大智能制造规模,希望通过产业升级,来解决工人短缺的问题,提升企业利润。

  2019年,纺织企业用工问题将成为行业的首要问题

  用工难,招熟练工更难。用工问题是这几年纺织市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也是一个不得不直面解决的关键问题。2019年,纺织企业用工问题将成为行业的首要问题。

  1、喷水产能外迁,多地出现工人回流潮

  这两年喷水织机环保整治,使得江浙地区大批喷水织机停产淘汰,一些喷水企业投产苏北、安徽、湖北、河南等地。

  如今喷水产能转移初具成效,一些中西部地区的企业发展迅速,给当地的就业人员提供了很多岗位,这些人不需要远程到其他省市,而就近在家乡就业,工资待遇不会低多少,消费水平低,住宿回家等开支减少,又可兼顾父母孩子,在很大程度上也减少了江浙地区的劳动力资源。

  此外,江浙喷水企业外迁,在一定程度上也带走了一部分熟练工。

  安徽一家织造企业早在2011年就在安徽设厂,其负责人告诉笔者,那时候刚去安徽办厂那会儿,那里几乎没有人从事织造行业,他们厂的工人都是从本地带过去的,包吃包住,相比之下,待遇还要比在本地好一些。

  近年在喷水行业环保整治的大背景下,大批企业外迁,工人回流,2019年织造企业用工愈发紧张。

  2、工人返乡早,复工晚,使得春节前后用工问题愈发突出

  “如今的工人跟10年前可不一样了。”一涂层厂负责人说道,“以前的工人找工作的时候最关注的是工资多少。如今的工人找工作的时候最先问的是有没有休息时间。”工人的观念变了,所以这两年遇到节假日放假的工厂也越来越多,工厂春节假期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以前在工厂都会为了讨个好彩头,初八复工。可是如今工人复工时间越来越晚,工厂正常开工时间也不断推迟,如今初八都是工人报到的时间,正常生产一般都要到正月十五左右了。用工紧张,对于很多纺织老板来说,19年春节后用工或将是一个大难问题。

  3、裁员还是机器换人?纺织行业的一道艰难选择题

  据专家预测,照此趋势,未来如果工人的工资给到万元以上,才有可能招募到工人,保证人工的正常运转。

  而在未来如此高的人工成本下,一方面,我们纺织行业整个链条都会改变,原材料上涨,管理成本提高,流通成本增大,最后这一切都是企业来买单,有的企业也不堪重负纷纷裁员。而我们的产品也需要重新审视其定价。

  随着国内人工成本的不断上涨,并向欧洲用工工资贴近,国内纺企以前的“人口红利”优势逐渐降低,纺企优势大幅减弱。据报道,国际纺织制造商协会(简称ITMF)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间,意大利和中国的纱线劳工成本差距缩小30%,从0.82美元∕千克降低至0.57美元∕千克。